湖塔之间


决定

Posted on
标签: 思考 

上周工高面试就打算写这么一篇文章了,但拖了一周迟迟未开始,这与我的风格很相符……

既然说到了工高面试,那就从那开始吧。

三年前,工高个人面试结束前,面试官说,你现在可以向我们提一个问题。当时想都没想,说,我想问 W 学长一个问题。因为前一年在宣讲会上对 W 学长印象非常深刻。

I:您最后是决定找工作了么?

W:是的。

上周面试小朋友勾起了我的回忆,过去一周就反复在想为什么当时毫不犹豫问了那样一个问题呢。

两年前,在西区的某个长廊上,与 tt 一起准备管理学的展示。他问我是要出国吗?依稀记得当时一直以为出国的代价很高,所以潜意识里挺排斥的。他说,国外 PhD 基本上不用花钱的,如果是 master,那就基本上要自费了。哦,是这样吗?那好像还可以考虑出国。

一年前,暑研接连悲剧。太差进不了 CSST,太菜没有匹配上 Mitacs,没托福申不了 UCD。随后,第一次托福不足 90。再然后,发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总之,有段时间异常黑暗。突然某一天,上帝砸了篇 paper 给你,还矫情地配了文字

当一个人精神快崩溃到了极点
就要倒下的时候
突然另外一扇窗打开了
又有了继续下去的希望

去年五月,跑去北京找刘军。在回杭火车上写了篇博文——在北京的十天

考试周前夕,收到阿大的暑研;考试周中,又去了趟北京。

阿大第一个月,对自己说,好好工作,争取再出一篇 paper;

阿大第二个月,快点刷托福啊;

阿大第三个月,不申美帝了,申香港了。

在港中文教师主页发现了自己很喜欢的一个老师,很巧的是,竟然是刘军的学生。他说,如果真想去,他会说服招生委员会给 offer 的。

一月,收到 offer。

三月,收到港府。

似乎最后放弃出国是因为英语,但其实好像一直就没有真正决定过出国。

从第一次无意识地问 W 学长那个问题,可能潜意识里就想着毕业后找份安稳工作。但当知道周围的人都在报英语班,考英语,所以会一股脑在网上买了 GRE 教材,然后大二寒假裸考 GRE;当知道周围的人都在找实验室,所以大一下就跑去 Z 实验室;当知道小伙伴们都在申暑研,也开始疯狂写邮件陶瓷… 所以好像一切都是跟风而已,我不知道其中有多少自己的决定。

在阿大的最后一个月,在 CAB 的五楼,时常望着天边的云彩出神,思考港府申请表上去香港的理由,以及放弃申请美帝的理由。最后,我被说服了,我不清楚在这个决定中英语占多少比重,离家近占多少比重,毕业后回国占多少比重,兴趣方向占多少比重…… 但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我决定了。

未来的决定还有很多,希望以后多跟自己促膝长谈,遇见未知的自己。


类似博文:

  • 第七天
  • 喝酒
  • 模影
  • 归来仍是少年
  • 大西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