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实验室

Posted on
标签: 科研  回忆 

从去年暑假开始,就再也没有去过实验室,虽说跟 Asif 一直保持微信、邮件联系。上学期回国后就打算去一趟,但竟一直没去成。直到今天下午,才决定去一趟,算是一次告别吧。

一靠近生科院的大楼,去年今日的场景便都浮现在眼前。

上午在东区上完课,便穿过东区长廊,向生科院大楼走去,然后边走路边订外卖,那是经常点的外卖是冒菜。一般地,把书包放到实验室,外卖电话就打进来了。

上午没课的话,便直接去实验室,然后碰到下午有课,那就从实验室出发直接去上课,午饭晚饭去食堂和点外卖频率大致相同。

晚上,经常跟 Asif 待到最后,总是零点以后回去,骑着单车回去。

眼前浮现这样的场景,突然特别怀念那种生活,或者是对那段时间如此拼命的自己的一种感谢。

拐进很熟悉的教室,看见陈老师正在电脑前工作。轻轻敲了下门,陈老师便连忙起身招呼我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还一边寒暄到,好久不见啊。如果说之前进陈老师的办公室是学生有疑问找老师请教,那现在就像老师招呼自己最好的朋友促膝长谈。从毕业去向聊到科研兴趣,从眼前的自己聊到他在香港的外甥,从我的项目聊到他们还在实验室的研究热点。一通电话打断了我们的聊天,发自心底道了声谢便去找 Asif 了。

Asif 的办公室与陈老师的只有一间之隔,里面有两张桌子,一张他的,一张我的。Asif 也正在电脑前工作,而我的桌子已经换了主人。看见我之后,立马邀我做了下来,然后第一句话也是 long time no see。因为一直有与 Asif 保持联系在跟进某个项目,不过最近我又懒了起来(自称是忙毕设),没有继续跟,便同他聊起了该项目的进展。感觉他现在挺焦头烂额的,一边忙着写博士论文,一边也在想着再投篇 journal。不巧的是,我之前在跟进的项目就在上个月一篇 idea 很类似的论文已经发表了,现在继续发论文只能寄希望于能够把那个卡壳的地方搞通。在博士论文中,对应我跟进的那个项目的章节现在只是 talk the method,但不能 show me the code,虽然他表示 just talk the method 其实也还好,但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 Asif,code 卡壳后已经搁置一个多月了,还是应该重启一下啊。

聊完后,我去把自己的东西打包背走了。我没有选择直接回玉泉,而是先去了旁边的医图。打开(一直放在实验室的)旧电脑,有种时光穿梭的感觉,因为网易云的播放列表正停留在牛奶咖啡上,微信好友的头像仍然是去年的模样,桌面上放着大三下学期某课程的大作业,迅雷里面还有未完成下载的权力的游戏…… 点开音乐,一张一张地翻开那一叠旧日的稿纸:

  • 三个版本的论文手稿打印版,上面 Asif 圈圈点点地写满了修改意见;
  • 十来张与 Asif 讨论模型的笔记;
  • 三四次装订好的某课程的实验作业;
  • 七八张画着红黑树的;
  • 很多张写满英语单词的和很多张零星写着英语单词的
  • 几篇文献的打印稿
  • 几门课程的考试题的打印
  • 还有一张实验室打印机的测试纸,谢谢他帮我省了一学期的打印费:)

当然,还有一封神秘的信的草稿,不过已经折好准备封存在在过去了。

每一张都是满满的回忆,眼前不禁浮现去年的那个我。

图书馆管理员也在催促离开了,刚好字也打在了这里,就这样结束吧,挺好!

谢谢在实验室的所有遇见,谢谢你们,也谢谢那时的自己!


类似博文:

  • 第七天
  • 喝酒
  • 模影
  • 归来仍是少年
  • 大西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