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学习

Posted on (Update: )
标签: 香港 

正如学长所言,“亂局終會結束,諸位現在的經歷,未來將是不可比價的財富。”……

且不说遥远的未来,这几天群里的讨论1就让自己受益匪浅。

鹅城

群里经常出现陌生的名词、或字母缩略,猜不出意思。比如说“鹅城”,幸好不只是我一个人不懂,有人问起,便有人答道,

鹅城是让子弹飞里面黄四郎的地盘,就和现在香港很像,把持香港的财阀明里暗里和政府对着干。所以不少自媒体,就用鹅城代指香港。

这才恍然大悟,想起前阵子某个周末还看过让子弹飞。虽然看得挺有意思,但是最多也只是看了最表层的故事情节,读了其他人的影评才知道背后的政治隐喻。当然这里跟隐喻完全没关系,只是单纯的一个类比,但细细比较一下,真的非常相似了!

此前,透过荧幕看鹅城的故事;而今,关上大门出演鹅城的群众……

法系

18 号香港高院判紧急法部分条款违反基本法,第二天一早打开手机便看到人大法工委发表谈话。一开始有人质疑人大此举的合理性及其后果,群里对此展开了讨论,

学长 M: 法院是执行机构,按本子办事,没资格说本子对错。
学长 Y: 这就是大陆法世界和普通法世界对于法律法例理解的不同之处之一。普通法世界,法官既是法律的执行者,又是创造者。法律是许许多多法官或陪审团的判决判例累积而成,法官的判决,某种意义上就是法律。在英国,甚至“宪法”也是由此而生,这也是英国没有具体宪法的原因——都在判例里吧。在司法世界里,人大释法,是一国的体现;而香港法院按照既往的普通法系统进行判案,是两制的表现。司法角度,一国两制的理想状态,是两种法系相辅相成,但是实际操作中有不同层次的问题。

另外,学法律的同学 N 也评论道,

现在的规则是,NPCSC 解释基本法,香港法院适用基本法。这个是大陆法系的思维方式。英美法的“适用”和“解释”法律这两个步骤很难进行简单分割。因为英美法的“解释”是没有约束力的,它更像是发展法律原则的论证。

同学 K 认为“中央的决定权是很重要的,有的时候要讲点政治”,

本质上香港的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下的法律,不能跳脱这一点。而且,人大这番操作在政治上给香港提振了信心。打铁还需自身硬,西方怎么样都有道理对香港横加限制,所以人大的叙述实际上是政治考量,是维护主权的体现,不能仅仅从利弊上来考虑。

同学 H 总结道,

核心问题就是在大陆法里搞一个海洋法沙箱怎么搞

然后有人机智地回答到“docker”,哈哈哈忍不住笑出了声。沙箱理论也得到学长 Y 的赞同,他继续评论道,

海洋法系是英国人搞的系统,在英国殖民地国家有深远的发展。大陆法系是德国法国搞的系统,中国内地和我国台湾地区都践行的这个系统。这事儿往小了说是司法兼容性问题,是一国两制问题。往大了说,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

这勾起了初中历史课上学的一点点记忆,海洋法系和大陆法系,但是早已记不清具体指什么,当然唯一确定的是这里的大陆不是指中国大陆,因为这是特别记住的一个点。

学长 Y 继续发表他的见解,

而人类命运共同体,又是共产主义理想在新时代的一次理论演进,是初心的一部分。

这个话题如果在中国传统文化角度讲,是老庄的小国寡民系统,和孔孟的国家大统系统的矛盾。一个更注重个体,以人为本,一个更注重集体,以集体事业为本。

从中国现行实践角度说,是发展和公平的矛盾。

所以,这个司法角度的一国两制,在当前人类发展阶段,是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

如果人类有一天进步到可以对权力、制度、民生和发展有全新认识的时候,或许可以实现万法归宗殊途同归的大一统。

虽然理想很遥远,但是好在一国两制系统由中国首次提出,首次实践,是伟大创举。这个系统如果成功允许,人类发展历史进程中,将是开天辟地的里程碑。

他勉励我们道,

同学们有缘来到香港,见证或参与这个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实践,对个人来说,是历史的机遇,非常难得。万一有所成就,以后可以跟子孙后代吹好几辈子。

学长 P 也赞同沙箱理论,但

这确实需要内外两方的互相体谅和理解,配合和帮助。如果任何一方想破坏,那么这个沙箱是无法长期与系统兼容存在的。

而且他也勉励道,

出来读书,除了知识本身,见识一下不同的风土人情,也是学习的重要一环,所以经历了这么一次事情,对各位同学来说,确实不是坏事。

“让人长进很多的学习,在经历的时候,往往都是不舒服的。只有事后回顾的时候,才能风轻云淡”

大家现在正在经历这个“不舒服”的时期,但挺过来了,就成长了。

还配了幅有趣的漫画

某位心理系同学立即提到心理学术语 Posttraumatic growth

文明?秩序?

周三港铁很多地方都有中学生堵门,学长 Y 评论道,

五四运动和世界上多个推动人类进步的运动一样,由大学生最先觉醒,继而影响社会,启发社会主要持份者的觉醒,然后遂行革命。

但是香港这次不同。香港动乱由大学生开搞,然后发动中学生、小学生。接放工、和你 suck 甚至打砸工商金融铺,引起社会主要持份者的反对和抵触。一场闹剧。

学长 Q 继而评论道,

时代背景不同,五四和现在社会完全不同啊。那时候是真正的民不聊生,现在是被这帮人搞的民不聊生。

群里后来有人分享视频,说堵门的女学生被乘客打了。群里掀起了一波讨论,有人说他们用女生是别有用心的,有人建议说找大妈把她们拖出去(或者拉进来,因为“推出去了他们可以来着下一辆”),有人说,“学内地高铁霸坐处罚机制,一段时间内限制入地铁范围”,也有学长评论道,

香港社会太奇怪了,这要是在大陆,早就同仇敌忾把他们制服了。一个社会总要有一个共同的是非对错的认知吧!

学姐 X 总结为“撕裂的社会”,

每个人都顾着自己的利益然后想着别人会出手。

同学 H 猜测这是“资本主义的极致”吧,但是学长 Q 和 P 同时举例反驳,

上次伦敦的示威者占火车,被人一把拉下来。

学长 P 进而评论道,

从以往以及这次的混乱可以看出,香港人之前被严格的管理制度规范了,所以作为个体,小心翼翼,不敢违反规则,但一旦组织起来,匿名,戴口罩,成为群体,就很容易疯狂了。

这个观点立即被学长 Q 和学姐 Y 赞同,

学长 Q: 同意,以前觉得这里是文明,现在看来只是秩序
学姐 Y: 非常同意,这个以前误以为的“文明”

理解?

同学 C 对这个打人事件表达了他的疑问,“香港市民怎么勇敢起来了?之前不是李姐(理解)吗?现在怎么打起来了?还是说只是个案?”大家也在各抒己见,

学姐 X: 这是群体心理
好友 K: 不是所有香港市民都李姐的吧
同学 Y: 牵扯到自己就不李姐了。以前李姐现在不李姐,都是自私的表现。
同学 K:现在因为这帮人闹得过火,舆论大风向开始转了,所以才会出现市民反抗……

有人问道,“这群中学生的家长不管么?”,底下一群人回复道,

同学 Y: 家长说,“我家仔塞地铁门好劲啊”
学姐 X: 中学生还会听家长的吗?或者家长都支持呢?
同学 H: 没有熊家长哪来的熊孩子……
学姐 X: 还有熊老师……

学长 P 总结评论道,

因为各个阶层各个职业,普遍有对于内地的歧视和仇视。所以现在学生们虽然在暴力对抗,但背后的人也都是“他们做了我不敢做的事,他们在替我争取,所以我一定要支持、理解、谅解。”

  1. 虽然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但其实我摘录的可能反映的正是我潜意识里赞同的。 


类似博文:

  • 大逃亡
  • 第二故乡
  • 做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