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假期

Posted on
标签: 过年 

在离港的高铁上,计划着写写跟老大、左护法一起回家的趣事;大年初一串门拜年的间隙,想着像去年一样写写过年的习俗…… 然而它们至今还躺在草稿箱中,终究也只是草稿罢了。更惭愧的是,从八月份开始每天写的日记也被“年”这个怪兽破坏掉了。趁着味蕾中家乡的味道没有完全被港式掉,还是有写点东西的必要了……

说散就散

回家那天,担心早上睡过了,头天晚上决定在办公室里用蝴蝶椅对付一晚上,上次类似的场景大概还是跟果神、达达、小倩,刀刀在中控新楼陪 NAO 傻儿子,只不过现在只有一个人。

似乎总喜欢在一个待久了地方体验下凌晨四点的生活,紫金港的积木咖啡,玉泉的中控新楼,埃德蒙顿的雪夜,以及现在这里的天桥。四点半匆匆回到宿舍,简单洗漱,整理好行李,然后在老大的英明领导、左护法的友情提携下,“说散就散”小分队踏上了回家的路。

既然是一个小分队,自然得有团建活动。然而所谓的团建活动竟然是聊感情经历,这一直是我极力回避的话题。之前一直都是能躲则躲,能敷衍则必须含糊。但招架不住老大跟左护法的轮番“拷问”,表面上看很平静,但内心还是波澜骤起,特别是左护法提到他大学时有一段很像的暗恋,终于有同道中人了,当然左护法感情经历更加丰富2333。想起那些幼稚的事情,还是觉得蛮可笑的。

到站了,老大很文艺地来了句,“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就地分别,说散就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简单列了下在家这几天的行程,没想到还挺充实的嘛。

  • 腊月二十九:外婆家
  • 腊月三十:年午饭 & 春晚
  • 大年初一:串门拜年 & 叔叔家
  • 大年初二:外婆家
  • 大年初三:葛优躺
  • 大年初四:大姑家
  • 大年初五:小姑家 & 赶作业

隐约从记事起,就坚持着每年看完全程春晚,仍记得几年前村里除夕夜供电紧张,经常跳闸,看完全程春晚倒是一种奢望。这天晚上,大人们则喜欢聚在一起打麻将 & 推牌九,第二天串门拜年的必聊话题便是昨天晚上手气如何。

走亲戚只是换个地方聚在一起吃好吃的。茶余饭后,抓把瓜子,有时磕着磕着自己在一旁发了呆,有时跟着同龄的有的没的瞎聊一番,有时含糊地应和着姑姑婶婶们善意的询问。

行程看起来很满,但大部分时间还在刷剧中度过。记得某位朋友说过,PhD 可以多看看剧,让自己更世故一点。刚好听到一首很好听的歌,李行亮的“愿得一人心”,电视剧《最美的时光》的主题曲,短短几天,倒是刷完了这部 47 集都市职场情感剧。

虽然是亥猪年,但也不能 eating 完了 sleeping,sleeping 完了 eating(笑 cry),还是得运动运动。前两天天气还好,没起风,酣畅淋漓地打了几场羽毛球。走亲戚时从叔叔家回来的路上,路过传说中的 4A 级景区——石莲洞,拾级而上,爬了个小山,感觉还没老和山高呢。

流浪绿皮

票圈被流浪地球刷屏,也一直想去看,但小村子哪来的影院呀,只好翻来小说版的流浪地球过过瘾,没想到篇幅极短,半个小时就可以看完了,大概电影版会有更丰富的故事吧,期待有时间去看看。

我也该开始流浪了。在抢票大军中艰难地买到一张到广州东的硬座,绿皮火车,17h+ 的车程。因为之前也坐过 12h+ 的硬座,所以对绿皮硬座的刺激还是有点准备的,手脚伸展不开,熊孩子哭闹、音乐视频外放声声入耳,九十度的椅背激起了人们摆 pose 的欲望,左偏头、右偏头、向前左手枕头、二郎腿、打坐……

到了广州东,坐城际到深圳,再从罗湖过关,坐港铁回学校,流浪之旅也以回到办公室准备下午的课而结束。

晚上,跟晓刚去看学校放映的阿飞正传,中间一直打瞌睡,傻傻地没太看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