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卢安克的力量

Posted on
标签: 文学 

系列博文:看见

章节名为《无能的力量》,在前半部分也不能理解卢安克的方式,但听见那个小皮孩说的话,忽然有些明白了。

一开始,也像柴静那样不能理解为什么卢安克会那样对待学生。有一个片段让我记忆深刻,

再见他是在草地上,几个孩子滚在卢安克身上折腾,我说了句:“老师会累的。”

有孩子松开了:“会哦。”

这个小皮孩掰着卢安克的胳膊看他:“你会死吗?”

“会。”

“你死就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舒服就行。”

小黑脸上的表情狡黠又凶蛮,我张口结舌不知该怎么应答。卢安克搂着他,对他微笑:“是啊,想那么多,多累啊。”

看到这里,也非常不理解卢安克无动于衷的反应,对小皮孩的不礼貌的表现也是非常厌恶。柴静也写道,“我对这些孩子中的有一些有偏爱,不可避免地流露出来,就算我的记者身份要求我,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甚至,她憋不住了直接发问,“那这个孩子说你死跟我有什么关系,这话你听了不会感到不舒服吗?”他微笑着回答

我把命交给他们了,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我都要承受了。

有的人他没有承受能力,别人骂他,或者对待他不好,他承受不了,所以他必须反应,本来不想打人,但因为受不了就必须打人。他控制不了自己,就是心里不自由。

但当这些小孩子一人一句写下他们的歌词组成一首歌,那个最皮的孩子忽然说,“要不要听我的?”

我们都不完美

但愿意为你作出

不可能的改善

柴静说她大吃一惊,问这是为谁写的,小皮孩指着卢安克……

似乎心中的某处柔软被触动了,像是之前为卢安克积攒的不平撞在一团棉花上,本来是一团尖刺的棉花。

柴静问卢安克,“你写过,中国农村和城市的人,都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太着急了。怎么叫‘太着急了’?”卢安克说,

来不及打好基础,就要看见成果。
“创造本来就是乱来”。

第二次柴静采访卢安克的《告别卢安克》节目的结尾,她写道

教育,是人与人之间,也是自己与自己之间发生的事,它永不停止,“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触碰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只要这样的传递和唤醒不停止,我们就不会告别卢安克。”

类似博文:

  •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 一个人的朝圣
  • 情书·雾·她
  • 孝道
  • 商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