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平平淡淡才是真

Posted on
标签: 文学 

读罢汪老的《晚饭花集》,最大的感受便是平淡朴实,但平淡朴实间自有万钧之力。

故人

看着汪老笔下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不禁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想起了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人。我也在纳闷,为什么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他们,无论是书中的李三,还是金大力,抑或钓鱼的医生,都与他毫无半点相似之处。仔细想想,最大的相同点大概是都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

用小时候的话说,那是一个很怪的大叔,经常跑去吓唬我们小孩子,但我们却又并不觉得可怕,倒是觉得有点亲近。小时候经常跟小伙伴们约在一起打弹珠,或者跳格子,又或者在玩我至今叫不出名字的游戏。这时他总会出现在游戏现场,也许是他住的地方就在附近,也许就是看我们在玩游戏就过来了,模糊的童年记忆现在愈发不清晰了。但记得很清楚的是,便是他的招牌动作,两只手握紧中间三根指头,小拇指将嘴巴往外拉,大拇指则将下眼皮向下扒,样子看起来挺狰狞的,他总是用这一招来吓唬我们,但我们反而觉得很有趣很好笑。他没有一点大人的架子,心性大概就跟我们小孩子一样,在“调戏”我们的同时自己也参与到游戏中去。

遗憾的是不能像汪老那样绘声绘色地将他刻画出来。

摘抄杂记

一庭春雨瓢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

读起来很有韵味,但又充满浓浓的乡间气息,不由得想起老家后院的菜园子。虽没有扁豆花,但确是满架葡萄枝(因为很难见到葡萄,不知是水土原因,还是树苗原因,没有吃过一粒葡萄,前几年树也被伐掉当柴火了。)

他们只是使劲地唱,并且倾注了全部感情。到了四五年级,就逐渐明白了,因为唱的次数太多,天天就生活在这首歌里,慢慢地自己就琢磨出来了。

是啊,“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在歌声中想起那些校园里的蔷薇花,冬青树,擦了无数次的教室的玻璃,上课下课的钟声,和球场上像烟火一样升到空中的一阵一阵的明亮的欢笑......

“擦了无数次的教室的玻璃”多么生动具体的描述呀!

苔痕上阶,草色入帘。

略去最后一个字,似乎更有韵味了。

晚饭花就是野茉莉。因为是在黄昏时开花,晚饭前后开得最为热闹,故又名晚饭花。

长见识了!

奶奶哼(一种很“面”的香瓜)

长知识了!

金陵人只解吃鸭

看到这里,会心一笑,就在前几天,看到一篇微信推文,大意是说外省没有广东鹅(广东人特爱吃鹅),评论中有读者说其它地方没有南京鸭。


类似博文:

  •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 一个人的朝圣
  • 情书·雾·她
  • 孝道
  • 商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