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情书·雾·她

Posted on
标签: 香港  小说 

下午在办公室待着有点闷,想出去透透气。

虽说香港四时之景无不相同,郁郁葱葱的绿色从未改变。但图书馆门口那条道路两旁,盛开的花儿,红的、黄的、紫的,倔强地告诉这里的人们,春天来了。香甜的空气慢慢麻醉着紧绷的神经,让人感到无比轻松愉悦。

闲逛到图书馆,翻到书架上一本香港短篇小说集,挺适合阅读的,因为不像长篇小说那样让人欲罢不能。这也是很好的机会了解香港,毕竟对于香港还是感觉很陌生。

看了三篇,秦牧的《情书》、舒巷城的《鲤鱼门的雾》和易文的《她这一辈子》。第一篇跟香港算是有因果关系,而后两篇只能说跟香港有关,换个地方似乎也能发生。

《情书》中,妻子托写字先生向离家到香港的丈夫写信,倒也佩服写字先生的总结能力,洋洋洒洒的一大段话,几个字就写过去了,而我现在憋了半天也不知怎么总结,索性省略。妻子眼中,以及还没去香港的丈夫眼中,香港是极乐天堂。但寄往香港的那封信却一直都掩埋在灰尘中,无人领取,谁知那里是天堂还是地狱呢。

《鲤鱼门的雾》是现代版的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但却又更凄凉,因为物非人非。碰到别人问路,也只能苦笑着说,“我也是新来的。”

《她这一辈子》讽刺着守财如命的父亲,女儿生前的愿望是回到大陆看看,但却一直遭到父亲拒绝,而当女儿去世后,父亲带着骨灰满世界的跑,最后竟然也只是去谈生意,何其哀哉!


类似博文:

  • 一个人的朝圣
  • 孝道
  • 商鞅
  • 跨时空的等待
  • 明朝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