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情人

Posted on (Update: )
标签: 读书 
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这是第三次翻开杜拉斯的《情人》,也是第一次静下心来读完的。

记得很清楚,第一次翻开这本书是去年在怡膳堂吃晚饭的时候,但是只看了前面一段,还没读到渡船上的会面便读不下去了。大概是不太习惯作者的叙事风格,因为一开始就提到了渡船,但却又迟迟没写到,反而错开去写了自己的母亲和两个哥哥,而写自己家庭的时候也很跳跃,这样很难集中注意力继续读下去,然而印象却非常深刻。

第二次是前阵子,开始读王小波的文集——《沉默的大多数》、《我的精神家园》以及《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发现他经常提到杜拉斯及她的《情人》,比如在《沉默的大多数》中“用一生来学习艺术”写道,

假如在某个国家里,欣赏文学作品是他们的生活方式,那就只有最好的作品才能使他们得到满足。我想,法国最有资格算作这类国家。一部《情人》曾使法国为之轰动。

所以再次尝试阅读,但还是只翻开了几页,便放弃了。

前两天,小波的一句话点醒了我,

我以为如果没有精力就读一本书,那是对作者的不敬。

一直以来,总认为阅读课外书是件消遣的事情,权当打发时间,比如排队的时候,坐车的时候,吃饭等人的时候,很少会单独花时间读一本书(有时候单独多花了时间,完全是因为情节过于激发读者兴趣,看上瘾了)。像《情人》这种小说,首先情节性趣味性没有那么强,再加上不太适应作者独特的写作风格,读不进去也就很正常了。面对这种文学作品,应该拿出对待数学分析、高等概率论的态度来阅读。

于是,今天下午决定“攻克”杜拉斯的《情人》。因为叙述真的很片段化、很跳跃(不知道算不算是所谓的意识流写作),虽然这种“没有按时空的顺序展开”的叙事被小波称作“无与伦比的创造”,加上自己记忆力比较差,所以不得不经常回翻刚刚看过的内容,这样才能不会迷失在文字中。

至于阅读感受,一方面有点压抑,这主要来自她的家庭,这种感受跟读那不勒斯四部曲有点相近;但同时又有点期待,期待她跟他的美好故事,希望能给生活带来点绿色。虽然,最后现实还是残酷的、悲凉的,但多年以后,

他对她说,和过去一样,他依然爱她,他根本不能不爱她,他说他爱她将一直爱到他死。

类似博文:

  • 谣言
  •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 一个人的朝圣
  • 情书·雾·她
  • 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