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2018 读书小结

Posted on
标签: 读书  总结 

去年受羡辙读书小结的启发,开始写年度读书总结了。当时只是简单回忆下看过的几本书,而今年看书多了起来(划水越来越严重了),并且有些书看完之后的感想已经单独写进博客了,所以这里参考羡辙的旭日图分了个类,然后按照类别逐个进行小结。

金庸

那天得知金庸先生去世了,有点震惊自己内心竟然无太大波动,可能是因为与金庸先生仅有的联系只是电视剧吧。虽说小时候看过很多武侠电视剧,但儿时也不会在意原著是谁,大概只会思考谁的武功最高,左手画方右手画圆练习左右互搏,寻思乔峰为什么要自尽,想知道最后杨过有没有找到小龙女… 毕竟大多时候电视剧看的不连贯,也不存在重播操作,错过一集便会多几个人生未解之谜。

逝者已矣,最好的缅怀方式或许是品读作品,走进未曾真正走进的武侠世界。这两个月看过两本,《倚天屠龙记》和《笑傲江湖》。《倚天屠龙记》的电视剧大概是看得最不连贯的,而《笑傲江湖》则是似曾看过但也竟不清楚主人公是谁。

读倚天屠龙,很多时候倒是有点在勾连记忆碎片的感觉,时常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偷剑的是周芷若,唉,自己一直错怪了赵敏。读笑傲,认识了一群可爱有趣的人。印象最深的大概是搞笑担当桃谷六仙,还有令狐冲情感的心理描写,特别是思过崖那段。另外,这两本小说似乎也很相似,同样的名门正派与邪魔歪教,同样的虚伪自私与率真豁达。

东野圭吾

《假面饭店》跟《恶意》都是很经典的侦探悬疑类,一看就停不下来。除了惊叹东野先生对情节的驾驭能力,当然还很佩服蕴含在情节背后的故事,比如恶意中谈到的校园暴力

《时生》则算是治愈系的,一场跨时空的等待,一个在时间闭环中延续、新生、延续的生命,一种别样的温情…

那不勒斯

其实是四部曲,但是当时还没找到第四部中文版,所以暂且读了前三部。

两个从小认识的朋友——“我”和“天才女友”,受环境的影响(个人的抗争是多么的无力,只能被动地被环境影响),走向不同的人生轨迹,一个结婚——有了“新名字”,一个继续上学;一个离开——“离开的”,一个回来——“留下的”。每一步看似是个人的选择,但这何尝不是莉拉对自由抗争的无奈而一步步的妥协呢。社会就是那样,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这三本书都读得比较压抑,似乎太过真实,以至于压得喘不过气来。

治愈

那天晚上,报刊亭,雨声淅淅沥沥。读完加思·斯坦的《我在雨中等你》,全书用狗的视角讲述自己与主人家庭发生的一些巨变以及自己一直默默无言的守候,“你的心,决定你看见的。”

有时总被一些琐事困扰,其实一直都是。就像卢大叔(阿澜·卢)笔下的那个年轻人,心情不太好,但我们可以记录下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毕竟“没人可以永远年轻下去,但心情嘛,总会好起来的。”这一年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应该就是,来香港之后,每天坚持睡前写日记。

来香港后,经常从门缝中收到信,尽管这都是银行的业务程序,但还是很享受拿到信封那一刻的惊喜与满足。《高山上的小邮局》算是一部很温情的书信小说,一场匿名的书信接龙活动,用最真挚最朴实的文字诉说自己,又认真地耐心地倾听陌生的朋友。不仅连接了空间——小镇上的人们都在不知不觉中更紧密了,创造了各种奇妙的缘分遇见友情遇见爱情;而且沟通了时间——与故友的间隙也跟着寄往天堂的信随风而去。

最近看过很多穿越时间的小说和电影,如那天一个人去沙田看的在咖啡未冷之前,以及东野圭吾的《时生》,这本《我在未来等你》可以说更直接更直白了,回到过去虽不能改变现在,但可以改变心境呀。就像阅读过去的日记,虽不能改变事实,但谁说不能改变心态呢。

长篇

这两本花的时间都挺长的,但不同的是,《卡拉马佐夫兄弟》几乎是一口气读完的,虽然几度因为晦涩想要放弃,但又时常被陀翁对人性的洞察震撼,最终还是囫囵吞枣式地看完了;而《明朝那些事儿》则是断断续续、时快时慢,有时一天读好几章,有时则空了好几个星期没读,全书用诙谐幽默的手法讲述那些生动的人和事,直至最后慢慢而来的沉重,虽然内心总是期待有个圆满的结局,但是书读完了意味着一代王朝也结束了。

短篇

《春琴抄》一书,除了同名的《春琴抄》,还有《痴人之爱》和《各有所好》,春琴和佐助倒是让人想起阿紫和游坦之,总是会有人一厢情愿。而后面两篇则是有点不太能理解其中的爱情观念,说讨厌吧,但似乎有很钦佩主人公的坚持,说钦佩吧,又觉得这种情感状态很病态。

《恐惧》收录了三篇茨威格的短篇小说,有《恐惧》、《一个女人的陌生来信》和《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个小时》,每一篇都细致得过分地描写了女性心理,虽很不了解女性(笑 cry),但却觉得文字间各种心理描写是那么地合理应当。译者引用勃兰兑斯的话,“人心并不是平静的池塘,并不是牧歌式的林间湖泊。它是一篇海洋,里面藏有海底植物和可怕的居民”,评论道

茨威格就是这片心灵海洋的不知疲倦的勇敢探险者。

散文集

《春醪集》看的很欢乐,字里行间很能感受出梁遇春的真性情、磊落与率真。无论是专门为晚起赖床正名,还是赞美流浪汉的处世态度,抑或为译文作序的专业,还是与好友书信时的稚气,“现在打算买鸡去,你听到后,垂涎否?”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如此诗情与才气!

人生难得是从容,“生活是一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可以有工作,可以有旅行,比如对老舍在文集中提到的大理的“风花雪月”(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心向往之。

汪曾祺的《晚饭花集》,就如文集名——晚饭花一样,“晚饭花就是野茉莉。因为是在黄昏时开花,晚饭前后开得最为热闹,故又名晚饭花”,平平淡淡才是真

南怀瑾

正如在读论语写的那样,当初是因为看到 Prof. Liu 读论语别裁,也开始了解南怀瑾先生,也便开始读他对论语孟子等经典的讲解。从他对这些经典的解释,很能感受到他的睿智儒雅,以及更重要的挑战权威的勇气。所谓“别裁”,便是挑战别人(比如,宋明理学)对论语的解释。

孟子七讲(第一讲则是《孟子旁通》)系列也是类似。

很想把这一套书都读完,而且多读几遍,但毕竟这类书还是不能像小说那样一口气读完。

绘本

这三本应该都是无聊心烦的时候翻出来的,每一幅画都很欢乐,也让人暂时忘却了烦恼。分享其中两幅图:

传记

可能会有人奇怪为啥我把《三体 I》放在“传记”里面,但当时在回家的火车上看这本书时,一度以为在看历史传记。就像刘慈欣本人说的那样,“好看的科幻小说应该是把最空灵最疯狂的想象写得像新闻报道一般真实。”

林海音的《城南旧事》,虽说是一本自传体小说,但还是放在“传记”里面。听别人的故事,想自己的童年。虽说由于时代经历坏境等差异,没有相似的童年,但却有很多相同的物件,比如货郎担的挑子,依稀能记得很小的时候也有人挑着担子在村里面吆喝着,担子里面的物事也是各种各样的。

《鱼乐·忆顾城》则是对顾城的回忆纪念文章,从某个角度说也算是对顾城的一个“传记”,之前对顾城的了解也仅限于耳闻,但读罢这十余篇纪念文字,对顾城的印象也很模糊。可能他就是那座孤城,外人很难走进去,也很难真正了解他。

仓央与纳兰,虽然终归没能“遇见”,但这不同时空的两朵青莲,同样的至情至性,同样的宁静纯洁。


类似博文:

  • 2017 ESL-CN 访问量小结
  • 2017 读书小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