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周天

Posted on
标签: 思考  电影 

来香港后,才知道周日也被称作“周天”,似乎解决了一大发音难题……

因为有时对 “er” 和 “ri” 的发音很不自信。

过去一周,关于 996 工作时间的话题不断发酵。如果说 PhD 是一门工作的话,办公室相当于上班族的公司,寝室相当于上班族的家,那最后一天待在寝室也确实无可厚非。当然,就像很钦佩的学长 G 在票圈分享的那样,

虽然像我这样的,回家也是工作,但感觉 996 还是受不了……

每个人总会有 learning 和 practice 两个阶段,如果光有 practicing,自己的水平很难得到提升,尤其是更迭如此迅速的 CS,learning 十分重要。如果被强制要求待在公司,learning 这部分可能就会被压缩……

抵制 996 并不意味着回家即不工作,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节奏与私人空间,在家会有更多的自由度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但其实我很怕自己回到寝室,因为总觉得自己在寝室就只能单纯地玩耍,很难集中精力做点正事。不过总是要尝试的不是么,总不能一直期望着能有办公室可以让自己去学习,还是需要培养自己的适应能力、抗干扰能力。所以昨天晚上纠结了一阵,决定背包回来了。

早上 9:30 起床,比平时稍晚,但考虑到周天补觉的习惯,这也算是比较正常的了。简单吃过早饭,上午决定写写代码实现下项目的想法,空想总是不够的,实际操作时便会发现许多未曾考虑的点,大概这就算舒适区作祟吧,平常总算挑比较简单的活干,比如一味地看文献写读书笔记,却缺乏自己的思考以及实践,或是模糊地提出些 idea,来安慰自己项目有进展了,但却迟迟没有进行验证。还是 Linus Torvalds 的那句老话,

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期间跟 Y 稍微闲聊了会,非常羡慕其周末安排了——看话剧,而且也强烈推荐给我看。于是下午便去看了电影版……

中午煮了白米饭,烧了黄焖鸡,很惬意!

下午看了 Y 推荐的驴得水,虽说是喜剧电影,自己却全程没有笑,看完后也罕见地没有去翻阅影评。虽然荒诞不羁,虽然 incredible, 但却总感觉很熟悉,如亲身经历了一般,勾起了小学初中几段比较“黑暗”的记忆。

且不说老师“煞费苦心”地为了准备公开课提前排练,也不用说期末考试时按照平时表现编排座位,成绩好的同学搭上成绩差的同学,“语重心长”地嘱咐我们要互帮互助,单是抽考检测的前几个小时拿到原题提前向我们讲解,让我们好好记住怎么做,就足以让弱小的心灵崩塌尚未成形的人生观价值观。

就像电影好几次给校门口那对楹联的特写,

进来彬彬有礼,出去步步生风。

多么讽刺啊!上梁不正,下梁何以正。感觉欺上瞒下总是有一定的层次结构,殊不知老师们是不是也是被上一级的教育领导逼成这样的,滑稽之余是满满的真实。

在绝对的权力地位面前,个人的力量总是太过渺小,铁男被枪击之前何尝不是桀骜不驯,就如名字一般地坚硬,但当经受了死亡的恐惧,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面对持手枪的当权者,那不断下跪磕头求饶的一幕,让人心疼也无奈。又如正义感爆棚的孙佳,在威逼下,也只能在可笑的婚礼现场说出“我愿意”。有趣的是,这一困局最后还是靠着非知识分子、特立独行的铜匠妻子解决。

最后还是需要有人为这出闹剧买单,很不幸,却是敢爱敢恨的一曼……

看完电影后继续工作了会,继续写程序,直至十一点,最后也算跑出了一个很简单的情形,还算满意。晚上蛋炒剩饭以及黄焖续鸡也是绝配了!

今天的最后便是这篇博客了,一个很充实的周天——工作之余看了电影,下厨让生活更有了烟火气,写博客调整了心态。


类似博文:

  • 两个心理学现象
  • 理性
  • 未名的情绪
  • 物尽其用
  • 步伐与指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