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未名的情绪

Posted on
标签: 想法  心理 

心理学通识课上,依稀记得老师讲过,认识自己首先要学会认识自己的情绪,要学会定义自己的情绪……

周五晚上,便觉察到自己陷入某种很奇怪的情绪,但却似曾相识,说明至少这不是第一次了,然后一直持续到现在。要不是工作日到了,说不定还得持续下去。为了尽管调整状态,想赶紧复盘一下,记录一下。(此前一直都在寝室跟自己对话

思绪拉回周五,终于在晚饭前将程序跑通了,于是欢喜地跑去食堂吃饭。但是吃完饭回来后,便开始看博客,约摸过了一会,觉得是时候学习了,但是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而如果继续看博客吧,又有点看不进去;水水手机吧,却同样兴致不高,翻来翻去还是看过好几遍的朋友圈。此时有点想找人聊天的,但是又觉得可能会打扰别人,所以还是作罢了。甚至也摆上躺椅准备睡觉,但也没啥倦意。

也许博客内容触动了某个点,也不得而知,但都是偏技术的博客随笔——R 语言的净土宗与 base R 之争,似乎没有感性的东西。有感而发,中间曾一度想自己写篇博客,关于“变化”,记得自己刚入门 R 的那会,哪有什么净土宗,都是对着 R in Action 这本书学的 base R,后来这也成为本科阶段的主要编程语言。但最近开始喜新厌旧,开始了 Julia 之旅。中间错过的那一段,竟然这么多事情……现在人们如果入手 R,大概接触的是净土宗那一套,都不用纠结 base R 中那些略显不一致的、随性命名的函数名了吧。

另外还有个“变化”的例子是,前两天帮 L 姐用 Python 爬取数据,这让我回想起第一次学习、认识 Python 也是用它来爬数据。记得很清楚,那是工高报名表的 D 题的第二小问,用 python 爬校内论坛的十大热门话题。此后,也一度用过 Python 干过好几次爬虫,比如数学建模那会,爬过地图数据;数据结构那会,爬过莎士比亚文集;还有次靠这个赚钱的,帮学姐爬了微博数据,最后硬被发了千元红包。后来,好像也没怎么用到 Python 了,但也正是那段时间,深度学习框架风靡一时,都一窝蜂地跑去装 CUDA,写 Python,学 tensorflow……所以现在学习 python 的第一步是深度学习,而不再是爬虫。

emmm,好像跑题了

上面这两段虽然都已酝酿好,但当时却也没有兴致展开。即便打开了文本编辑器,敲了几个字,也还是删了,然后关了。虽说对自己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博客尽量在宿舍写,办公室只能用来学习,更别说看剧了。对,当时也有闪过看剧的念头,但同样没兴趣,也“不敢”(上次看了 10 分钟的射雕,就一直被 DD 笑话 2333)

就这样,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一小时。决定还是出去走走,去趟超市买买周末的食材,然后回寝室,反正这个状态也是学不进去的。学校超市挺小的,但却来来回回逛了好几圈,竟也花了一个小时。

回到寝室,也不知道这种状态是不是结束了,还是完全被释放了。已经约束自己好久没看电视剧了,但当时点开了当下的热播剧,注定了接下来两天不规律的作息、无间隙地宅寝室看剧。

其实周六本可以把自己拉回来,因为那天在厨房待了一下午——自制馒头。也本来酝酿着一篇博客,如果写下来,说不定就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但没有。此时那种状态已经完全转化成对电视剧剧情的依赖,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之前本来保持的双休去底下健身房跑步也直接被简单练十几分钟的 Keep 所替代,因为这样可以一边练一边看电视。本来买好的食材也没有机会做掉,只是简单地对付了一下。之前给自己定的每周阅读五小时的目标也没有达成。吉他也因此荒废了两天。

我,这是怎么了?直接原因可以归结为自己自制力太弱,但作为导火索的这种未名情绪是什么呢。此前似乎也有过类似的体验,但已经好久没犯这毛病了。是空虚么?诸多事情没有一项自己感兴趣的,最后只能寻求看电视,但结果是现在打字时满满的愧疚。是孤独么?想找人聊天,但却不知道聊什么,如果找人倾诉,似乎也不想、也不善于说出自己的情绪。抑或只是单纯的无聊?想转移一下注意力放松一下,只是这种放松的方式有点肆意。

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自己不擅长切换自己的状态,很容易上瘾。另外,还有一点是,事后无尽的懊悔,觉得因此错过了很多东西,这样也不对,在反思不足的同时,也要理性地接受自己的诸多不完美。

絮絮叨叨这么多,权当简单记录下这种未名的情绪吧,希望自己可以更进一步地认识这种情绪,认识自己……


类似博文:

  • 两个心理学现象
  • 理性
  • 物尽其用
  • 步伐与指法
  • 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