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量子速读

Posted on
标签: 想法 

大概三周前,看到量子速读的新闻——量子波动速读(飞快地翻书)让孩子1分钟看完10万字?会心一笑后,成为了最近聊天常用的一个梗。但是却还是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么多家长会上当受骗!!

这周一晚上,在 Prof. Gelman 的博客中读到篇谈论环境经济学 (climate economics) 的文章。眼前一亮,接触到了一个新的领域,之前可从没听过环境经济学,环境和经济竟然还能交叉起来!!进一步了解才知道去年环境经济学家诺德豪斯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然而,继续阅读那篇博文,有趣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简单说,Gelman 的读者就他之前的某篇文章写了些想法,而在我刚看的这篇博文中,Gelman 贴出了该读者的想法并评论。虽然订阅了 Gelman 的博客,但也只是偶尔才会看看,所以之前的某篇文章我并没有看过。于是顺着链接点进去,这个标题就可以说明文章内容了

The real lesson learned from those academic hoaxes: a key part of getting a paper published in a scholarly journal is to be able to follow the conventions of the journal. And some people happen to be good at that, irrespective of the content of the papers being submitted.

但是还是感觉有点突兀,这种 academic hoaxes 指啥呢,于是继续顺藤摸瓜翻出更早的一篇评论某篇科研论文的文章。然而此时还不够,还得再往上摸一层,因为这篇文章开头便说

It appears that Richard Tol is still publishing these data,

其中的 these data 势必还要详细了解一下,它指向的是 Gelman 早在 2014 年怒怼发在某期刊上的某篇不科学不规范的科学论文。特别是其 data,也就是上文所述 these data,五年后同一作者竟然还在用有问题的 data 发文章,而且关键是还能被接收!?

说了这么多,可能你已经绕晕了。但我还是要绕一下,在评论这些学术作假时,Gelman 在结语部分提到了艾伦·索卡尔 (Alan Sokal)。这才是本篇博客真正想引出来的点!

1996年,时任纽约大学教授的索卡尔向文化研究杂志《社会文本》投稿一篇伪科学的文章,文题为《跨越界线:通往**量子**引力的转换诠释学》(Transgressing the Boundaries: Toward a Transformative Hermeneutics of Quantum Gravity)。

在《社会文本》刊出该文的同日,索卡尔在《Lingua Franca》声明该文是恶作剧,令出版《社会文本》的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蒙羞。索卡尔自谓其文是“左翼暗号的杂烩、阿谀奉承式的参考、无关痛痒的引用、完完全全的胡扯”,说他用了学术界“在我能找到的范围中,有关数学和物理最愚昧的语录”。

因为该篇论文的成功发表,索卡尔认为《社会文本》欠缺严谨的审查,并“能发表一篇有关量子物理的论文而没有麻烦任何对这个范畴有认识的人,感到很舒服”。

(来源 维基百科:索卡尔事件)

与 Gelman 贴出来的作假论文不同,索卡尔是自己设了个局,揭露了学术期刊审查的不严谨。有时候期刊为了政治正确、或者热点需要(Gelman 贴出的那篇是关于全球变暖,而且发表在 policy 期刊上)等等原因,缺乏必要的审查便发出来了。

二十多年后,同样是量子这个话题,让诸多家长上当受骗。其实家长也可以比作期刊,期刊们都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愿望,当切合心意的“高深的科学研究”告诉自己,愿望可以更快实现了,于是期刊们便迫不及待地接受了这些论文。

说到底,我觉得这就是信息的不对称。科学研究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黑匣子,即便对于不同领域的人来说,也是隔行如隔山。没有相关的领域知识,再加上缺乏一定的判断力,再加上那些“学术论文”语言过于有说服力,句句写到你心坎里去,所以就接收了。

谈到信息不对称,便联想到最近的局势。其实刚刚在敲这篇文章前,心情就很不平静,今天在某科技大学竟然发生了所谓的“逃亡避难”。而这两天毕业礼,本来已经清理干净的涂鸦重新疯狂占领了祥和安静的校园。跟 W 聊到为什么他们如此地有激情,有时候确实特别不能理解。也许信息不对称算是一个因素吧。曾几何时,我知道的信息来源都是 A,但是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个世界很宽广,我看到了来自 B 的信息。然而,自诩自由民主的他们,所有的信息都来自 B,也拒绝接收任何来自 A 的信息。

现在愈发相信,大部分信息新闻都有其立场,都有其宣扬的一面和试图遮盖的一面,这就造成了信息不对称,产生矛盾也是必然的。

我们不是“期刊”,也决定不了它自身的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后果——义正词严地拒绝实话实说或者心安理得地接收阿谀之词,但绝不试图妥协奉承让它接收,而是应该努力平衡自己的信息空间,尽量让自己的世界观更加完整全面——毕竟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美好的期刊。


类似博文:

  • 死水
  • 炭火边的故事
  • 整理
  • 阅读理解
  • 军旅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