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晚饭花

Posted on
标签: 杭州  旅行 

系列博文:杭州打卡

快到晚饭的时候,决定去植物园转转,故此篇题为晚饭花。另外,前段时间刚刚读完汪老的《晚饭花集》,取这个名字也算强行沾点文学气息吧…

作为“花痴”的我,只能依靠识花 APP 来认识她们了。不过机器的结果也不能全信,有次大概 10 米拍照识花它告诉我是玉兰花,然后向前走两步再识别,它又说是樱花,然后我再走两步,又说这是玉兰花

樱花

不像云峰那边三五成群的樱花树,偌大的园中不过池塘边的五六棵,彼此相距甚远,每一棵似乎都撑起了一个花的世界。

有诗云

小院春风木下家,长街短卷插樱花。
十杯清酒千般意,笔墨相期流锦霞。

——老舍《赠木下顺二》

三色堇

又名蝴蝶花,APP 里面还摘了一首诗

蝴蝶花 
漫展柔姿碧玉台, 翩翩蝶影舞情怀。 
分明梁祝前生愿, 比翼双飞伴月来。

不过我却没能找到是何人何地何时作的此诗。

迎春花

花还未开得旺盛,星星点点地落在枝条上,

古诗有云

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
凭君语向游人道,莫作蔓青花眼看。

——白居易《玩迎春花赠杨郎中》

玉兰

有诗云

翠条多力引风长,点破银花玉雪香。
韵友自知人意好,隔帘轻解白霓裳。

—— 沈周《题玉兰》

紫堇

默默无闻开在路边,尽显平凡本色,倒是觉得与汪老笔下的晚饭花有点相通之处,

我对晚饭花这种花并不怎么欣赏。我没有从它身上发现过“香远益清”、“出淤泥而不染”之类的品德,也绝对到不了“不可一日无此君”的地步。这是一种很低贱的花,比牵牛花、凤仙花以及北京人叫做“死不了”的草花还要低贱。

它的缺点一是无姿态,二是叶子太多,铺铺拉拉,重重叠叠,乱乱哄哄的一大堆。

——汪曾祺 《晚饭花集》

但她就开在那里,就在那里!

杜鹃花

移步在园中的小路上,忽然在一片绿叶丛中发现三两朵含苞欲放的杜鹃花,

还记得语文课上,老师经常讲解“子规”的意象,比如那句经典的“杨花落尽子规啼”。刚刚在 APP 中又学到了李白的一首写杜鹃花的诗

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
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

——李白《宣城见杜鹃花》

类似博文:

  • 大帽山之行
  • 骑行
  • 校区
  • 宝石山上
  • 重游黄鹤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