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黄山杂记

Posted on
标签: 旅行 

果神问,有没有兴趣去黄山。于是跟果神、轩帅开始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黄山之美自不必说,记录一下随行所见所想吧。

摄影

去西海大峡谷的时候,在某处平台上看到三四个架着摄影机的大叔。

待我们从大峡谷下面上来的时候(当时是步行下山,准备坐缆车返回,但到了谷底觉得缆车费用太高,遂原路步行返回,这一来一回,我和果神都累虚脱了,当然轩帅除外,他和没事人一样),这几个大叔还在原地,这时他们正和旁人交谈,原来他们今天来就是为了拍晚霞拍日落的。旁人问,你们预期效果会是怎样的?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了句,

今天拍完了就好了!

现在回想这句话,觉得很有哲理,何必在乎预期效果呢,全身心完成既定的任务就好了。旁人又接着抛出一个话题,说听说之前有人为了拍一张照,就在山上待了一个多月,这是不是真的?摄影的大叔说,过去因为天气很难预测,所以为了等某种景色,必须要等到合适的天气,现在天气预报精度越来越高,所以缩短了摄影师的等待时间。但我想,即使缩短了,为了拿到心仪的摄影作品,也会毫不犹豫等上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就像刚才我们下山上山来回三四个小时,他们依然在原地,而且还将继续待在原地。真心很佩服他们!

日出

第二天凌晨,从白云宾馆出发登上光明顶时,太阳正慢慢从地平线下钻出。自认不能用文字描述那壮丽的美景,所以直接上图(虽然也是用渣手机随便拍的,凑合着看吧)

待太阳冲出云层(钻出地平线后又马上进入云层中了),愈发刺眼后,人群渐渐散去,但在另一侧还有一群人在拍照,我们走过去,拍照的是一对夫妻,旁边应当是妻子的闺蜜,正给他们拍照,还指导两人如何用手摆出爱心。咔嚓咔嚓,诞生了几张甜蜜美满的照片。闺蜜说,

刚刚你们一起看日出,待会晚上你们再一起去看日落,这就叫陪你一起看日出日落。

作为旁观者的我,感到很温暖很浪漫。随后在他们交谈中,了解到似乎那个男人是在四川军区当兵,也许这就是他拍照时候为什么拒绝拍其他比较张扬的 pose 的照片吧。嗯,祝福他们!

夕阳红

大概由于工作日的原因,爬山的以老年人居多,他们或加入某旅行团,比如最美旅行团,或自己组队爬山升级打怪。和我们一起合住的爷爷今年65岁了,也坚持来黄山旅游。望向他们矫健的身影,一步一个台阶的那种不服老的心态,都有种对自己体力不支的惭愧。步行下山时,遇到几个爷爷奶奶也在下山。仗着年轻的资本,我们连跑带跳很快超过了他们,然后在一块平台上吃点东西休息休息,而刚刚被超的爷爷奶奶队不紧不慢地下山,竟在我们休息的时候反超我们。我们打趣到,这真是现实版的龟兔赛跑啊!!

挑山工

出发时我们都带了足够的干粮和水,因为看到网上攻略上消费很贵,后来也证明事实如此,山上各种饼干矿泉水饮料基本上都是平常价格的五倍。

爬山时,陆续看到肩挑矿泉水包装箱、食品包装箱的挑山工,也就释然的,某种程度上说,这才对得起他们的汗水。步行下山返回时,看到一队挑山工在运电缆,不由得对他们更加敬佩,我们所享受的一切,都是他们的汗水。可能是我们对爬山时的辛累有所体会,对他们肩挑数百斤的货物会更加动容吧。

除了挑山工,还想起了建筑工人。他们或顶着炎炎烈日,或捱着冷冷冬风,建成一幢又一幢的高楼。之前有人问过建筑工人看到竣工的钢筋混泥土的住宅区有什么感想,他说如果居民住进宽敞的大楼时,能够想起他们,他就很满足了。我想对于挑山工也是这样的吧,看到山上高水平的消费,如果游客能想起那些挑山工们,他们大概也会感到欣慰和满足吧。

口音

一路上,遇见了东北的大碴子味,那句浓浓广东口音的“就是这样的啦”,还有说话像唱歌的四川口音,真的很像唱歌。还有外国友人,比如那个来自印尼的旅行团。听着这些游客们独具特色的口音,觉得很有意思,颇有韵味。

宏村

小桥流水人家,用来形容宏村再恰当不过了。进入景区,便是一池南湖水,一座拱桥连接着村庄与主干道。在湖边,随处可见过来写生的,他们或架起画板,或将画板搁在膝盖上,或用手扶着左上角。今天参观的游客还蛮多的,所以我们特意避开人群逛了一下,结果发现这与爬山不同,没有导游讲解,只能是瞎逛,对历史背景不够清楚。所以便跟上一个河南团(因为导游经常说,“河南的请跟上”,那我们暂且称为河南团)的确,跟着导游走,听她讲解建筑的历史背景,建筑门楣上、门窗上的雕刻,等等,确实收获很多。

举个例子,那个秀才的旧宅的横梁上有两幅雕刻的访学图(还有一幅三英战吕布,应该不属于访学图),一幅三顾茅庐,一幅姜太公钓鱼,那副姜太公钓鱼的横梁下竟还真有一个钩子悬挂在那儿。倘若没有导游的讲解,绝对注意不到这种雕刻,即使注意到了,也不太可能会与屋子的主人联系起来。屋中那副对联确是一口道出了秀才的抱负,“屋小仅容膝,志高可摘星。”接着,我们参观了汪氏宗祠,有点感慨道,竟然找到祖先了,毕竟都说“天下汪氏一家亲”。随后,陆续参观了宏村首富的旧居,还有某五品清官的故居,某茶商故居。印象比较深的是那清官的故居不开后门,不愧是清官,拒绝走后门。虽然河南团的行动速度比较缓慢,我们中间还试图去换某小学生的旅游团,但实在受不了小学生的闹腾了,所以还是跟着河南团参观完宏村。

油菜花

来时就被道路两旁的盛开的黄灿灿的油菜花所惊艳,第二天去宏村时,也是满眼迷人的金黄色。不禁想起了家乡时清明时节的油菜花。上大学后,因为假期短,所以也就选择待在学校,已经快四年没有看到过家乡的油菜花了。因为祖坟一般都在山丘上,而且都分散在各地,所以扫墓时便会徒步穿过一块又一块的油菜花田。当时可能觉得习以为常,除了觉得美丽也没有像现在那种有点怀念的意味。很多事大概也是这个道理吧。


类似博文:

  • 大帽山之行
  • 骑行
  • 校区
  • 宝石山上
  • 重游黄鹤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