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回家

Posted on
标签: 武汉 

拖了好久的年度总结,终于有时间来填一下坑了。十二月底的时候在赶一个 ddl,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上面了,虽然最后差点发现到头来一场空……

事情是这样的,在 ddl 前夕,也正是准备回家的前夕,虽然结果一直不好,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对自己说“就这样吧”,于是准备提交了。但是令人无语的是,在点击提交按钮的那一刻,突然弹出系统出问题了,提交失败。无奈地笑了笑,就这样吧,其实这也是自己的执念,本来老板说玩一玩他们的数据,也没想着要我提交结果,但内心还是觉得既然努力了,就不应该留白。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努力了并不一定能得到回报,甚至都会抹杀掉你努力的一切痕迹。说到“努力”,想起前几天在《奇葩说》1看到的辩论“「Ta真的很努力」是不是一句好话”。如果没记错,里面也有人提到努力并非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至少还会受到“历史进程”的影响。于是立马也释然了,另外感觉这个也挺小众的,都没看到一个人提交,而且自己的结果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正好不用丢人现眼了。还是准备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回家吧……

但是愈来愈严重的肺炎令人不安,此时还没有封城(两天后才封城),但是专家组已经建议不要到武汉去了。其实心里还是很纠结的,想到爸妈在家等我,而且又觉得我只是路过武汉,不会在那逗留,所以防护一下应该没啥事。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回去了,但是回来怎么办呢?已经买好了从武汉回去的车票,不然就要坐很久很久的火车才能到广州,但如果肺炎进一步恶化,无法预期后面是否能从武汉回来,因为香港的购票政策是必须要在西九龙取票退票,所以我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决定是否退掉从武汉回来的车票,另外一方面想到这时候退票只能退 70% 了,还是有点纠结的。第二天早上醒来,决定退票了。现在来看,这个决定还是理性的,虽然 MTR 现在的临时政策能够全额退票,但当时毕竟预判了事件的可能走向,在不依赖第三方的政策下及时止损。

零星散落的白墙黑瓦、排列整齐的常青松柏、高低不平的低矮山丘、不断延伸的高压电线……时而穿山而过,时而凌空跨越,窗外的风景换了一轮又一轮,但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冬日暖阳似乎总是比较稀缺。本来计划着在列车上写下年度总结2,但是满车厢的口罩、新闻中令人揪心的数据,群聊中好友们的关心,无暇去总结过去这一年,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发呆。

快到武汉时,邻座的情侣本来戴着普通的医用(外科)口罩,但是这时他们准备换上更加高级的口罩,然后外面再戴上刚刚的医用口罩。受他们感染,我觉得也是时候换个口罩了,这些还是在宿舍柜台限购的呢。于是找他们借道去了趟洗手间,一开始没发现洗手液,便用清水来个套六步洗手,结束时才看到别人从水龙头上方挤出洗手液,哈哈难道是长得太高没看见,于是重新抹上洗手液再来了套六步洗手。回到座位,立马换上新口罩。

列车终点站是北京,但是这节车厢下车人还不少,基本上都下了。出站时有志愿者在逐个量体温,似乎没看到被拦下的乘客,倘若真的有,估摸着这两天新闻中也要寻找 G80 的旅客了吧。刚下过雨的武汉,天气阴冷,也没有一丝阳光,暴露在空气中的双手也让人感受到它的清冽。在这座昔日熙攘热闹但现在却让人有点畏惧的城市逛了十几分钟,终于在停车场找到了叔叔的车,于是踏上了返乡之旅。

跟新闻中不断攀升的数据,以及越来越密集的新闻相比,叔叔的态度却是那么漫不经心,几个小时后发现爸妈的态度也是不当回事,大家还准备着春节照常串门走亲戚。第二天一大家子还是正常聚餐,但是下午便传来了武汉封城的消息,大人们谈论此事时表露地更多是幸运,庆幸道,“再晚一点就回不来了”,而我却有一丝愧疚,觉得自己为未知的肺炎增添了潜在的传播风险,懊悔着自己不应该回来,但后来两天又感觉自己有回来的必要了。

新闻愈发密集,而大人们却依旧淡定,这时只能一边跟爸妈说情况有多严重,一边给他们分享各种新闻,试图让他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虽然大家总说大年三十年夜饭,其实准确说我家乡这边是中午吃“年夜饭”,然后下午和晚上大人们便会聚在一起玩耍——打麻将、推牌九之类的。经过两天的不懈努力,倒也成功说服了爸妈大年三十那天就不要出去了。这两天,一直在刷新着肺炎的最新消息,也真切感受到形势的严峻,心中也不免焦虑,而我知道大人们远没有重视到,因为他们还计划着初一正常串门拜年,初二三四五六七八正常走亲戚。这时只有继续劝说,而且不断把各种前线的消息转发给他们看。其实此时我也有点困惑,论消息他们肯定也看到了,比如香港暴乱那会总是第一时间提醒我注意,但是这一次他们自己却还没引起足够重视。

说来也奇怪,我总共就看过三期奇葩说,上文提到一期,这里我想提另外一期,“父母观念过时还固执己见,我该闭嘴还是 battle”,看完辩论,自己也很受启发,一直以来我跟爸妈静下心来好好聊天讨论其实是很少的,很多时候都是问候关心,但这次在劝说爸妈的时候,感觉有点辩论中那种感觉了,但当然没那么极端。面对疫情,爸妈可谓是有点“固执己见”了,漫不经心,但是这时候自己肯定不能选择视而不见了,而是尽自己可能说服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爸妈晚上没出去,但却很早睡了,而我继续看春晚,它早已成为自己过年时的保留节目,也习惯于边看春晚边发拜年祝福短信。但是这次,却没有动力主动去发这些消息,也不知道是因为现在不太想主动社交,还是因为没有心情,收到的几条还是很要好的朋友发过来的,自己也就回复了这几天祝福。零点过后,农历新年已过,但却没有很大惊喜,因为此时刷出新的统计数据,还是令人揪心不已。

大年初一的早上,考验我的时候到了,黏在爸爸身边,不停地劝他不要出去拜年了,好在他说静观其变,不停地透过窗户看外面是否有互相串门拜年的人群。确实串门的人少了很多,估计他也意识到现在串门拜年确实不合时宜吧,但却又说要去到村子里几个老人家里面拜年。那此时只能继续劝说,提到现在死亡病例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却是最好不要去的,他这才松口不出去了。至于走亲戚,他们一开始也还是说静观其变,表示自己可以不去别人家里去,但是别人要是来家里,这也是不好跟他们说让他们不来,虽说也挺有道理的,但我觉得也完全可以商量,又不是说不让他们来,只是想说清楚情况。比如中午姑妈姑父回来家里做客,这种很亲的关系,难道不可以事先在微信中聊个天商量一下吗?所以在跟爸妈商量的时候有时确实不能太理解他们的逻辑,或者说因为年龄阅历差异考虑的事情不太一样吧。幸好,最后还是姑父他们打电话说不过来了,这似乎是最后一根稻草,他们终于决定不串门走亲戚了!然后他们积极响应号召,各种微信电话拜年,我自己也松了口气,决定也算终于劝住他们了。而此时村子里才感受到一点点宣传的氛围,前两天官媒也直言不要漏掉广大农村地区,毕竟外出务工返乡人员是多么庞大的群体。

虽然待在家里确实挺无聊的,但是这也确实是面对疫情的良好举措,不给战斗在肺炎一线的白衣天使们添乱。一直在关注肺炎新闻,也会让人感觉疲劳焦虑,于是便选择去看电影和电视剧,比如特意去下了抖音和家人一起看《囧妈》,又比如看了新版的《绝代双骄》,等不及更新,于是便去读了原著小说,昨天晚上也才堪堪读完。因为学校发出通知延长假期了,而且强烈建议最近不要返校了,所以也退掉了今天返校的车票。准备开始在家里找找学习的感觉,虽然感觉效率注定不会很高,甚至都担心自己压根就学不进去。

回到开头提到的 ddl,其实回家后的那天晚上发现还可以提交,而且系统不再报故障了,原来自己算错时区,记错 ddl 了。另外这个 ddl 分为两个阶段,算算时间现在也该弄弄第二阶段的了,但是刚刚登上系统一看,发现这个竟也延期了,虽然已不打算再折腾了,但既然延期了,索性可以再等等。好吧,拖延症又犯了,但有时候就是不想干这件事,或许只有 ddl 才能推着自己往前走;也或许是因为在家还没找到学习的感觉,其实一直有意识地培养自己在不同地点学习的适应性,比如每逢周末便会要求待在宿舍学习,但很不幸目前效果很不显著,因为很多次都堕落到刷剧了。希望这次在家多少能学进去一点……

  1. 说来也巧,刚好是当时的前几天,入坑了奇葩说,然后还觉得挺有意思的。此前虽然也听人说过它,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挺抗拒的,也就一直没有关注。 

  2. 本来只想作为年度总结的引子,但不知不觉已经写了两千四百余字,干脆自成一篇。 


类似博文:

  • 夜·飞云之下
  • 好久不见
  • 大帽山之行
  • 骑行
  • 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