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斑点吉他

Posted on
标签: 吉他 
鼓钟将将 淮水汤汤 忧心且伤
淑人君子 怀允不忘

鼓钟喈喈 淮水湝湝 忧心且悲
淑人君子 其德不回

鼓钟伐鼛 淮有三洲 忧心且妯
淑人君子 其德不犹

鼓钟钦钦 鼓瑟鼓琴 笙磬同音
以雅以南 以籥不僭

-- 《小雅·鼓钟》

其实去年九月就想写这样一篇文章,那时刚回港不久,因为宿舍湿度重,桌子上、抽屉里、甚至笔杆上,都附着着肉眼可见的白色的颗粒状的斑点,靠墙的软垫上甚至都有了大块的霉斑。打开尘封了一个春夏的吉他,即便被包裹得严严实实,那些白色的小斑点仍然钻进来,贴在琴颈、弦枕、弦栓、响孔这些地方,似乎很偏爱那些边缘角落处,像平整的面板上就没有被光顾,倘若均匀地分布,那活脱脱变成糯米糍了。所幸这些斑点可以很轻松地用手指抠掉,抠的过程中,竟然还觉得它们有些可爱,完全可以保留着作为装饰品。

再次拨动琴弦时才发现,确实斑点不值一提,更为严重的是琴弦开始生锈了,按压时都有点硌手,顺着琴弦抚掉铁锈,似乎还能凑合着用,调音也还算正常。就这样,重拾了因不可抗拒因素被荒废的吉他——每天睡前半小时左右的吉他,而且为了激励自己练习,还专门(当时为了花费即将过期的 cash dollar)购置了一款麦克风,期望着自己可以录制自己觉得满意的练习,另外为了方便收藏谱子,还专门新建了吉他笔记

当时的设想是,经过若干天的刻苦练习,能录些弹得比较成功的曲子,然后便可以作为本文的背景音乐,那时想的标题还是“发霉的吉他”,不过现在想想有点不够雅观,而且确实只是些可爱的小斑点。

然而好景不长,因为一些可抗拒但抵抗失败的因素而堕落了,即便后来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试图修正了生活学习的作息,但也没有将吉他重新考虑进来,也许是自己觉得不能再分割时间——自己的娱乐时间已经够多了,虽然明明知道吉他应该也是件严肃学习的事情,但是正如我经常会将读书视为娱乐一样,也还是将它纳入看剧一类的了。

就这样,刚从春夏中解封的斑点吉他,又被雪藏了一个秋冬,直至今日。

其实今天决定打开,或许也是有些铺垫的吧,虽然铺垫得够长的。首先是一个月前跟 YZ 聊天时,被问到吉他练习得怎么样,有点无地自容;再然后是春节听着果神分享的长笛曲,很是惭愧。说起来,自己想学乐器也是受果神启发的,而且当初也想像他一样买长笛,只不过后来被 YY 安利了吉他。

前几天已经有拉开吉他包的冲动了,然而直到今天下午,才鼓起勇气拿出它。或许你会很奇怪,仅仅打开包难道需要很大的勇气吗?其实,我也有点纳闷,它就在那里,离我的椅子不足半米,每天可以有无数次机会拉开拉链,但真的只有今天当自己决定开始重新练习时,才有那个勇气打开。或许这可以用阿德勒的心理学来解释,因为之前的练习都没有达到自己理想的效果,而且自己也经常自诩没有音乐细胞,所以可能是害怕自己真的学不会、学不好,所以自己选择了逃避,因为逃避了就无法说明是不是自己真的不适合。

有点吃惊的是,原本以为自己会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刚上手时还能假模假样地弹起来。于是又开始幻想起来,待会可以一气呵成,完美地弹下几首曲子,然后便可以很自信地附在本文中。但是不争气的手指总是出错,而且时间久了,指尖也被琴弦勒出血痕,甚至最后都没有写作本文的欲望,突然能够理解为啥去年九月期望中的本文就这样一拖再拖。今天,也仍然有可能因为并不如意的复习再次流产。

心里暗暗重复着最后一遍、最后一遍,满怀希望着最后一遍能更好,但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出错了,反而不像前面练习时能够完整地弹下来。此时手指也有点受不了了,最后实在没能弹出符合自己要求的最后一遍,然后试着往回倒录音找出仅有的几遍完整的,然而雨声、地铁声、还有那背景噪声,不绝于耳……

即便没能达到本文的初始目标,但我想尽量完整地记录一下重拾吉他的前因后果也足够了,希望未来自己可以坚持练习,然后可以自信地贴出音频链接……


类似博文:

  • 虫儿飞不起来
  • 听歌
  • 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