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骑行之后

Posted on (Update: )
标签: 骑行  香港  思考 

又是一年毕业季,又到了传承的季节。前年暑假收了很多实用的厨具,去年没有暑假,于是今年暑假进行了跨级传承,其中便有 J 兄的自行车……

严格来说,目前自行车只是寄存,所有权仍在 J 兄,算不上真正的传承。自从从 H 兄接过 J 兄的自行车,便时常想约别人一起出去骑行,然而并没有人痛快地答应。周日上午,本来预计着要去办公室帮 S 兄处理点事,但看到今天天气似乎偏阴,挺适合户外运动的,便心血来潮想去骑行。

不过有点担心后胎的气,因为使用自制的气筒(原先的气筒因为气管风化都咔咔地碎掉了,只好接了篮球气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仍然是瘪瘪的,所以想先去趟车铺确认自行车的状态。本以为残留的些许气能够支撑骑到车铺,然而很快就噗的一声完全爆掉了,只好推行。最后车铺老板说到这个胎应该是很早就爆了,因为外胎里面都附有肉眼可见的黑色颗粒,这一点也向 J 兄得到了确认,当时他还来不及处理。幸好只需要换个内胎,本来以为有了车就可以省掉租车费,没想到还是收了等价的车费(目前行情为单日 110,每小时50,而换胎 100)。

一切准备就绪,便约着 Y 以及新来的学弟 H 一起骑行……

image

周末骑行自然是畅快的,但是畅快之后是否更容易忘乎所以,它是那张推向沉沦的魔手?在休息之余,瞥了眼综艺《令人心动的 Offer》,后来竟然熬夜多看了几期,然后第二天起来似乎仍沉浸在剧情中,难以迅速抽离,半睡半醒之间分不清现实与综艺,然后被压抑的堕落之魂悄然占据上风,导致本周一周二又被封印在似曾相识的囚笼中。

抑或积压的情绪并未在骑行中完全释放,反而引发了后续的沉迷堕落,它是一次失败的自我预防。一月之期已经过了,然而却仍未有新消息,有点焦虑,一时兴起的骑行潜意识里可能也是想释放下焦虑情绪。即便天公作美,乌云赶走了残暴的烈日,同时又克制了自己泛滥的泪水,整个下午的骑行还算圆满,但是内心的压抑似乎并没有出口进行释放。

或者两者并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只是时间上的赶巧。

正如前文提到,最近很少有成块的时间让自己倾听自己,因为默认给自己上了枷锁——办公室尽量不要干与工作无关的事,博客这类的随想也尽量留在宿舍写作。然而奥运期间,已经打破了一半的锁——多次观看体育赛事。所以,对于第二条也不应该过于死板。更何况此时仍处于游离态,也是时候整理下思绪了。

面对熟悉的沉迷情境,曾经一度幻想着下次能够及时采取预防措施,然而这次又失败了,简单记录下几个主要特征吧。

  • 拒绝跟外界沟通,除非迫不得已:平常还是挺期待跟别人交流沟通的,但是陷入此境后,即便是看到微信红点点,也不想点开,中间还包括一个初中同学发来的好友申请,除了老板发的那条信息。
  • 起初只是为了放松,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在沉迷念头萌芽阶段,没有采取果断措施进行干涉,而是放任自己。
  • 一日之计在于晨:即便周一上午难以抽离,但是完全可以处理完老板发的信息之后挣脱封印,但是或许是觉得以及浪费了早晨,剩下的一天似乎也可以随之放弃。
  • 一而再:即便周一已经完全沦陷了,但是周二仍然可以扭转,而且自己确有意识第二天重新开始。但是似乎一个完整的晚上仍达不到抽离。

之前以为外界沟通便能预防自己,但是这次拒绝外界沟通表明,如果已经身处漩涡之中,即便看到了外界的信息,也仍然会被迅速冲垮。所以防患于未然感觉更加重要,比如控制时间,此前某次堕落后跟 G 复盘聊的时候他提到了一个方法,

下次你跟我说你要看剧啦,什么时候结束,然后你结束的时候我打微信来提醒督促你

然而却从未付诸实际……

尽管如此,还是要看看积极的一面呀!虽然深知综艺与现实还算有差异的,而且即便律师这个行业似乎离我还不是很近,但是似乎也能借此机会看看同龄人们的职场生活。毕竟马上也要做出选择是否要走出象牙塔,如果说上次丝毫不考虑出去工作很可能是因为跟风,以及还没有做好离开校园环境的准备,那么当选择再一次摆在台面,最终会走向何方呢?

最近跟几个好友聊天,都问到了我后面的打算,虽然心中有偏向,但是老实说还没有完完全全仔仔细细考虑过这件事,总是要拖到最后一刻。

可能这次过于在意骑行本身,而忘记享受沿途的风景,也忘了敞开自己的心扉;也或者骑行本来只能放松自己,静下来整理思绪与自己交流才能明确下一步方向。不管怎样,追风的感觉很爽……


类似博文:

  • 海边沙滩
  • 回港
  • 回家
  • 夜·飞云之下
  • 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