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被忘记的焦虑

Posted on (Update: )
标签: 思考 

并肩和好友 G、D 从餐厅走出,他们继续聊着刚才餐桌上的人生话题,而我在低头沉思,不知不觉便慢了几步。昏黄的路灯下,望着 G 的背影,本来是和 D 一起出来开导他的,但是此时却莫名羡慕起了 G……

这是求是园最后一个冬天里的某个故事。时隔这么久,今晚却猛然回想起这个场景。那天晚上,G 又焦虑了,而且似乎表现得比以往更盛,不由得担心起来,于是叫上 D 一起去校外烧烤店吃点夜宵。在我印象中,G 一直是这样一个对着自己有着严格要求的人,因而会经常陷入到自我否定的焦虑状态。可能是从书本上看到了太多焦虑的消极影响,一直想让自己避免焦虑,但是不可否认像 G 这种时常焦虑的人,对未来的思考会很成熟全面,而相较之下,而我却像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走一步算一步。这也是我挺羡慕 G 的一点。

诚然,我会焦虑,虽然自认为频率不高,但并不是自己不容易焦虑,只是因为很多时候缺乏诱因,而这种诱因往往都是外在刺激,而不是像 G 那样通过自我思考产生的。这种诱因或者更恰当地表达为 peer-pressure,比如偶然得知某某又发了篇论文。这种情况下产生的焦虑来时快,但是也很快就会被抛之脑后。而我期望的那种自我思考的焦虑应该是发现自己人生职业规划上的必要条件跟当下自己的差距,可以想象到这种内在驱动的焦虑应该会更持久,不会像外在驱动那样容易被遗忘。

当焦虑被遗忘,自己就会过得很安逸,甚至会变得放纵。而一旦出现新的诱因,焦虑再现,但也只是表现为对自己上一段安逸生活的惭愧,然后大概能够像打了鸡血般工作几天,接着便恢复到平静的生活。似乎只要没有过分放纵,按部就班地工作也还不错,只是说少了份由焦虑带来的紧迫感,然而这却是我想要的。

有人戏称,“ddl 是第一生产力”,多次切身体会过此言不虚,但这种紧迫感很多时候只发生在 ddl 前夕或者初感焦虑之时。寻找这份紧迫感还需要自己慢慢摸索,比如试图放缓焦虑的遗忘曲线,或者将外在诱因引起的焦虑变成内在驱动的焦虑。

其实今晚猛然想起记忆中那个场景,有点近似于内在驱动,因为此时并没有什么外在 peer pressure 的消息,仅仅是夜深人静之时,躺在瑜伽垫上脑海中突然蹦出的一个想法,然后简单想了想自己的目标。即便思考还是很浅,但希望以后这种状态越来越多……


类似博文:

  • 死机日志
  • 自言自语
  • 边吃边看
  • 中断
  • 负面流水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