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塔之间


死机日志

Posted on
标签: 思考 
蟋蟀在堂 岁聿其莫
今我不乐 日月其除
无已大康 职思其居
好乐无荒 良士瞿瞿

蟋蟀在堂 岁聿其逝
今我不乐 日月其迈
无已大康 职思其外
好乐无荒 良士蹶蹶

蟋蟀在堂 役车其休
今我不乐 日月其慆
无以大康 职思其忧
好乐无荒 良士休休

-- 《唐风·蟋蟀》

自己的笔记本偶尔会死机,具体症状为鼠标键盘均无响应,即便在网上试图寻找过很多偏方,比如 REISUB,也尝试过自己总结的笨方法——等,但最终几乎每次都需要按下电源键强行关机再重启,有时“等”会起作用,不过原因可能只是因为此时还不算死机,只是延迟响应,经常发生于 CPU 接近 100% 的时候,而死机定格时状态栏的 CPU 及 memory 都是非常正常的。

为了摸索死机规律,新建了一个“死机记录.odt”的文档,描述每次死机前的状态并重启后将死机那一刻的系统日志 /var/log/syslog 记录在案,试图能够通过多次记录发现真正的原因,并彻底解决这一问题。

初期每次都有保留记录,

  • 2020-10-26 19:00
  • 2020-11-08 16:31
  • 2020-11-23 13:51

然后后来肉眼观察每次系统日志也没什么异常,也就并没有记录,比如印象中前不久就有一次死机,而且现在也习惯于简单粗暴的解决策略——强制重启。

其实死机的并不只是机器,还有人……

最近一年以来,很明显地发现自己会周期性地陷入无心学习最终堕落的状态,每次重启清醒后都很惭愧、懊悔不已。后来也像计算机的死机记录一样,记录着每次堕落前的状态,以期能够摸索出自己的规律,预防下一次堕落。这种复盘似乎能消解部分的愧疚感,也能帮助自己进入到新的状态。但是复盘记录的增长并没有迟滞堕落状态的来临,反而愈发觉得这种一种常态,并且试图说服自己接受这一状态。

电脑死机后重启,只需要简单地恢复自己的工作环境,然而从堕落状态中重启后,回归到之前那种(自我感觉的)高效状态往往是个渐近的过程。如果说电脑死机到重启只是个由 1 到 0 再回到 1 的阶跃过程,那自我重启就像是从 1 到 0 再线性增长到 1 的缓慢变化。

刚刚便经历过一次堕落,本来昨天晚上就试图复盘,而且在散步时脑海中已经形成想法了,然而最终却没有付诸于文字反思,导致这种堕落状态又延续了一天。

有时候堕落可能本身并不是自己想要的,比如今天延续一天的堕落状态,竟然也会感觉到堕落是件很无聊的事情。晚上跟达达聊天意识到,可能很多时候的无聊只是自己将自己囚禁在牢笼中,拒绝与外界敞开心扉。也许下次能多积极与别人交流一点,这种堕落状态就会减少一点。

就像每次电脑死机复盘,自己会试图注意点使用习惯,然而这些并非是死机的真正原因,而且时间久了还是会湮灭在固有的习惯中。即便我今天觉得多跟别人交流可能会缓解自己的堕落表现,就如同之前意识到的其他改善策略一样,它们并非是堕落的真正根源,或者即便有帮助,大多数情况还是很难突破现有的舒适圈。只有找到真正的死机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其实乐观点,即便最终也不能找到电脑死机的原因,但是每次寻找过程都会加深自己对电脑的认识,比如我之前都不会去阅读系统日志文件;每次复盘堕落,大概也能更好地认识自己吧,毕竟认识自己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课题。

所以关键点还是得坚持记录死机日志并复盘……


类似博文:

  • 自言自语
  • 边吃边看
  • 被忘记的焦虑
  • 中断
  • 负面流水账